统计
  • 建站日期:2021-03-10
  • 文章总数:9274 篇
  • 评论总数:3 条
  • 分类总数:8 个
  • 最后更新:12月16日
文章 未分类

今年,电子厂无加班……

烈阳
首页 未分类 正文

导读

壹||按照往年的行情,这个时候应该是工厂招聘旺季,但2023年开年以来,广东佛山美的工业区附近一家大型连锁人力资源公司门店信息栏的招聘单连一半都没有贴够,工资待遇也回到几年前,甚至不如疫情期间一些时候。

贰||疫情放开以后,有智能家居企业的门店人流、咨询量明显增多,但整体的消费力不足,尤其是中高端产品的销售起不来,另一方面企业在投资新产品、新品类方面比较犹豫,不敢下手。

“我们周周双休,工作日上8个小时也不加班了,月入二千八,每天笑哈哈。”3月15日,在深圳一家以生产经营新型电子元器件为主的公司,从事烙铁手工作的黄蓉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她说,自己也差不多“朝九晚五”了。

黄蓉自我调侃的另一面是心酸。她今年23岁,广东河源人,初中未毕业的她16岁就离开了老家,深圳各大电子厂是她安身立命的地方。她说,目前所在公司规模中等,情况好的时候每个月工资能有大约五千元,今年外面环境不好,就算工资低也不敢轻易辞职。

“如果不加班,工资就按深圳最低工资水平发,两千多。”黄蓉向记者展示的工资条显示,2022年12月、2023年1月期间加班时长分别是33小时、0小时,“过年前公司也不忙,我们从1月10日放到2月1日,回来到现在也没怎么加过班。”

这样的情况,在当下的珠三角已经不是个例。

01 招工需求下降

“工厂没有活儿,招工的需求明显下降。”这是位于广东佛山美的工业区附近一家大型连锁人力资源公司门店负责人陈淼,向经济观察网记者描述的今年劳务市场的情况。

3月15日,陈淼表示,按照往年的行情,这个时候应该是工厂招聘旺季,但2023年开年以来门店信息栏的招聘单连一半都没有贴够,工资待遇也回到几年前,甚至不如疫情期间一些时候。她称,该公司在全国有大约60家门店,在珠三角、长三角的不少工厂也都有驻厂人员,但目前因效益不好,总公司也准备启动裁员、轮休计划。

当天上午,经济观察网在该求职门店看到,店内往来人流冷清,两个公告信息栏仅贴着不足10张招聘公告,其中包括广州立讯电子正式工月入6000元左右,或纯17元/小时;深圳龙华大型电子厂纯19元/小时;肇庆大旺希音电商17元/小时,综合工资(5000-6000)元/月。

陈淼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大部分工厂如果不加班并不能拿到上述工资。“去年疫情的时候,有段时间工人不愿意出来,富士康给到过30元/小时,立讯也有27元/小时,现在深圳富士康最多也就给到24元/小时,其实普遍工厂算下来给的价格就16元/小时-18元/小时。”她又称,前段时间来过一批人找工作,但最终很多人嫌工资低不愿意做,最近不少务工人员已再次返乡。

陈淼续称,以该公司富士康招聘工作为例,原本深圳工资待遇最好、招工需求最大,但从去年开始深圳部分需求转移到江西工厂,而今年到目前为止成都富士康招聘工作直接停止了。“搬越南的传言是有的,在国内也是到处搬,现在深圳这边每天放只给我们50个名额,以前都不限人数,早上9点、10点就发车去工厂,晚了还有可能名额被抢,以前都是12点或者中午才发车,今年工人路费、体检费用都是自己给,很多劳务公司也快活不下去了。”她说。

在上述美的工业区的另一家人力资源公司招聘栏前,一名年轻求职者询问一则薪酬为22元/小时的电子厂工作时被告知,该厂有央企背景,每周只开放两次招聘,要求应聘者20岁-35岁、高中以上学历,无征信不良、无案底。

“这个厂去年要求还是18岁-40岁,今年各方面都变严格了,包括学历还要提交证明材料,以前都没有。”负责上述电子厂22元/小时招聘的工作人员武江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很多工厂疫情没人的时,16岁-50岁都很好安排,今年37岁、38岁也可能被挑剔。”

武江又称,他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大约五年,今年进厂要求变严格的情况的确存在,但也不是绝对。“只能说现在企业挑选工人,今年挑年龄、挑学历的情况确实多一点。”他说。

02 趋势向好缺信心

3月14日,一家智能家居企业的负责人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目前自己面临的状况是“C端消费不足,B端投资不足”。他称,疫情放开以后,公司门店人流、咨询量明显增多,但整体的消费力不足,尤其是中高端产品的销售起不来,另一方面公司在投资新产品、新品类方面比较犹豫,不敢下手。

“明显信心不足,国内是向好的趋势,恢复慢,出口去年下半年萎缩,还没恢复。”上述企业负责人说,以该公司床架出口业务为例,“往年‘黑五’后会有订单爆发,去年‘黑五’完全没有订单。”而从整个行业的情况来看,他认为,订单被越南等东南亚市场分走了,且趋势有加快的迹象。

一家东莞的中小型鞋服企业负责人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公司订单去年已经是不饱和的状态,今年整体招工的需求也减少。“整个行业是在萎缩,尤其是鞋业移印度是风向标。”这位负责人表示,该公司目前正在做海外布局的计划,首选越南、其次是印尼。

3月15日,一名在广州日资汽车配件公司从事流水线生产工作的务工者向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工厂“不怎么加班,平均每天8-10小时,差不多双休。”他又称,自己是派遣工身份,工资到手大约是4000元左右,近期公司透露裁员计划,因为“没事做,人多了”,但还不确定、没有正式通知。

同日,一名37岁、从云南到广东找工作的务工人员向记者表示,原本以为疫情结束后能有找机会,但3月2日以来先后在广州、佛山找工作都没有成功入职。“要么工资低,要么我自己条件不合适,现在每天吃饭、住宿要开支50元,压力大。”他说,如果再找一个星期没有结果,自己也准备返回老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张锐,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章来源:https://36kr.com/p/2174699086197254

版权说明
文章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许可协议授权。
版权声明:未标注转载均为本站原创,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文章出处。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敬请谅解!

-- 展开阅读全文 --
安徽宣城:干部打牌掼蛋 可扫码举报
« 上一篇
台湾民进党当局对洪都拉斯发出“警告” 中方回应
下一篇 »
为了防止灌水评论,登录后即可评论!

HI ! 请登录
注册会员,享受下载全站资源特权。
社交账号登录

每日一言

最新文章

标签TAG